好吃不过嫂子12580

吃土少女思密达:

看完复联3的激情制作,送给大家当520贺礼吧。

ps:准备去二刷复联三了!

卷西电影补完计划03——《The Social Network》社交网络(2010)

清溪半里桥:



副标题:wherefore didst thou not look at me?


注意:#纯粹个人观影记录,若日后感想有变化会随时修改


          #作为卷西粉且ME本命自带多重滤镜


          #仅谈论电影不涉及真人及RPS


 


  卷西电影看了不少,TSN更是复习过好多遍,一直没再写,主要是因为懒,另外也根本不知道怎么写。趁着天冷又复习了几遍,想着影评虽然写不来,还是可以写点感想给自己留个纪念,毕竟这大概是我看了最多遍的电影了。


  因为电影和现实其实有很多不同的地方,给我的感觉像是导演和编剧借了人设和大纲拍了一版同人,所以不讨论真马总和真花朵的事,仅看剧情。


 


一、开场


  电影开场就听到了Mark的声音,标志性的快语速,然后我们目睹了一场并不愉快的约会,让Mark登场就与asshole这个贯穿电影的骂名联系到了一起。


  通过Erica对Mark来自于哪、SAT成绩和朋友圈的不了解,结合后面酒吧再遇时Erica最后说的“祝你的电子游戏好运”,我们可以看出Erica对Mark并不了解,他们的恋情也许开始得有些仓促,而且持续时间并不是很长。当然这并不重要。


  重要的是,为什么导演选择将这个场景作为开场?


  我想,一方面,电影是在时间线中穿插了听证会,相互映衬互为补充。与Erica分手是Mark建立facemash的契机,是一切的开始。另一方面,这个场景引出了很多线索,也暴露了Mark的性格缺陷。


  最先看到的就是Mark的自我中心。Erica几次试图将话题引到自己感兴趣的地方,而Mark一再忽视她,之后,Erica首先提到了终极俱乐部,这可以说明Mark对进入终极俱乐部这一点非常执着,一定在她面前提过许多次。


  随着谈话的继续,和Mark再次忽略她另起话题的努力,Erica耐心渐失,小小回击,“从另一方面来讲,我的确喜欢赛艇队的男生”,Mark立刻出现了被刺到的表情,“可我不会划船”。之后情况也没有好转,因为“我是开玩笑的”“你试着加入赛艇队?”,这些话在Mark眼中都带有糊弄性质,甚至带着些冒犯,所以Mark也开始针锋相对,“赛艇队?你是不是有什么妄想症?”


  但是Erica显然是更耐心的那个,她解释了原因,甚至又一次试图回到中国天才人数的话题,而Mark又一次自顾自的说起终极俱乐部的事来,Erica无奈加入,结果一句话狠狠戳中了Mark的自尊心——“好吧,哪一个最容易加入?”,Mark在后面的谈话中再也没有忘掉这句话。


  Erica性格中的强势也逐渐显露出来,她的言语中出现了强烈的对抗性,“你有终极俱乐部强迫症,你该去看心理医生吃药,别在乎那药的副作用是会让你瞎掉还是怎样!”,而Mark的应对也是火药味十足,他将视线转向被右手握起的左手手指【不得不说这动作真是神似港剧中小三面对正宫时抬手看新做的指甲】,以示自己并没有很在意Erica的攻击,但实际上他在乎得不行,他十分挑衅地纠正了Erica的拼读错误,配合挑眉的神情简直是优越感爆棚。但又在Erica一句“没错,它们的确不一样”之下破功,愤然指责“你看你就是在含沙射影”。


  此时的Mark并不想中断谈话,于是他也开始解释了,他说他只是想做些有意思的事好被那些俱乐部注意到。下面Mark回答了为何自己如此想要加入终极俱乐部的原因——“因为他们极具排他性,有趣,而且可以让我的人生更好”。


  这一句完全说出了Mark的目标:我要与众不同(酷),要尽情干自己喜欢干的事,还要成功。


  谈话继续下去,我们看到了Mark过高的自尊心,他忍受不了质疑,认为他不能成为最好的,而要他成为“最好的自己”这种话,对他来说简直是侮辱。Mark最后与Erica的冲突,在我看来可以算是一个误会。Erica对Mark那句“可以带你见到平时见不到的大人物”的反感,以及她认为罗斯福当上总统与加入终极俱乐部无关,都表明了她可能没有理解Mark在说什么。终极俱乐部、大人物,都代表着通向成功的人脉关系,Mark最终成功也就是他看到了社交中的网络关系。而且,这或许就是Mark式的亲近——我成功了,那么作为自己人,你可以连带享受我成功带来的便利,所以在我拼命想要成功的时候,你应该支持我,至少别打扰我。


  我们十分清晰地看到了Mark与他人相处时的样子,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,所以在话题间跳来跳去,一般人跟不上他的思路,就会有疲于应对的感觉。换句话说,他就是对当下的状况感到无聊,或者说现实正在发生的事不值得他集中精力去应对,于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感。然而Mark并不是故意要去伤害别人,他不是做了什么利益考量而忽视你,他就是真的不在那里,不够关心。同时他也的确是在社交方面十分笨拙,他在对话中总是弱势方,所以总是选择最刻薄的言语。


  然后谈话向着分手的节奏一路高歌猛进,最终观众喜闻乐见的看到了Mark被甩的结局。


  讽刺的是,当Erica对Mark提出分手,并且Mark确定她是认真的之后,这时Erica才拥有了Mark的所有注意力。我不得不说Mark是有些小心眼的人,被言语刺激到了那就一定要在言语上还回去,但那就相当于幼儿园小朋友你打了我我还手,他还手成功了,他觉得这事就过去了,如果他没能赢下这一局,那么下次你倒霉了,他会在内心暗爽,但他不会时刻放在心上,他只在乎他自己脑子那些想法,其他的都是顺带的【他对自己和他人还十分双标,这也是因为他将自己置于他人之上】。所以当Erica爆发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他必须关注眼下的局面,而他的应对方式解读一下就是:他内心觉得你这人是不是疯了,怎么突然就如此反应过度,他不会反省是自己之前的一系列行为导致了眼下的问题,而行为上,因为讨厌变得复杂的局面,回避社交冲突,他开始随口道歉,但他不是真心觉得自己做错了。


  【是不是感觉很熟悉?他也是这么对待Eduardo的,虽然Eduardo在Mark那的地位,Erica妹子真没享受过。】


  到此,Mark的自我中心、高度敏感的自尊心【自认为天才的自负,因为还未取得与自负匹配的巨大成功而产生的焦虑与自卑】、人际关系出现问题时的下意识逃避以及爆棚的优越感都显露无疑。这是一个有着严重性格缺陷的人,但还是会引出观众一些同情心。【如果你和Eduardo一样心软,你可能还会对他产生一些保护欲】


  这里还有几个发散的想法:一是Mark对Erica的态度,他对Erica应当是亲近喜爱的,不管这喜爱是出于什么,但同时他完全不将她放在与自己对等的位置,并不是因为她是女性,而是Erica的学历,也就是说他完全是用能力划分对人的态度。


  二是Mark提到Eduardo的态度,他谈起Eduardo的语气是略带显摆的,“我朋友Eduardo某个夏天靠预测石油前景挣了三十万美元,就这样Eduardo想入会还差的远呢”,当然Mark这里并不是承认Eduardo比他厉害,隐隐还有些比较的意思。但至少是承认Eduardo的能力的,对于惯来轻视他人的Mark来说,这个人已经很特殊了。此时的Mark,他过分自尊所以需要他人的顺从,他还没成功所以需要他人的支持与肯定,而他的性格缺陷则需要别人无底线的耐心。当时的Eduardo简直完美符合了这些,我想这也是Mark对Erica说“我不想要朋友”的原因,潜台词是“我已经有朋友了,足够了”。


  


二、从facemash到Facebook


    在酒吧惨遭被甩后,Mark小跑着回了寝室,在影片中我们看见Mark两次在校园中来去时都是这种步速,进入寝室楼后也没有减速。当一个人用这种小跑般的速度经过你面前时,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打招呼的,因为你会默认他有急事正在赶路。我猜测这多少也说明了Mark对日常社交的态度——浪费时间。


  在他进入柯克兰寝室楼之前,字幕告诉我们这是哈佛2003年的秋天。


  Mark回到寝室,立刻开电脑,他翻开电脑时就出现了livejournal的页面,可以看出写博客是习惯,后面Erica室友看到Mark喷人的博文也说明了这一点。他一边喝酒,一边将怒火发泄在自己的blog里。夸张得从8:13PM一直喷到了9:48PM,而后,他采纳了奥尔森“将这些人和家禽放在一起让大家投票谁更火辣”的提议。


  到此为止,Mark的表现也不过是印证了之前给观众的印象,一个自大又刻薄的阴暗宅男而已。


  “Let the haking begin”,这时我们才发现他是个黑客,还是个技术强悍的、没有给自己设什么限制的黑客,至少他并不尊重他人的隐私。


  Mark将怒火转为了创造力,开始搭建网站,而与不明觉厉的hacking交替出现的是在开场对话中提到过的凤凰俱乐部的派对,虽然一样令人兴奋,但完全无法想象两者的交集。其实这里就有预感,Mark是绝对进入不了凤凰社的,是的,那是一个很酷的派对,但Mark在那个派对上绝对会受尽冷遇,他也做不到在那种派对上从容交际。【交流过的同好有都提到过这里的画面可能是Mark单方面对于凤凰俱乐部派对的想象,但我就不复杂化啦,而且我也不想这么认为。】


  在其他两位创始人Dustin与Chris都小露了一面后,一位步履匆忙的美男出现在视线中。


  2:08AM,Eduardo刷了门卡直奔Mark寝室,期间穿插了Mark与Dustin的小互动。Eduardo进门后的一系列动作说明了他不仅很熟悉这地方,也很熟悉里面的人。


  除了凌晨两点零八分这个证明……大学男生都睡很晚的时间点(正直脸),以及livejournal当年一定很流行,大学男生凌晨还泡在上面看好友的博客这种跑偏的思绪(正直脸),整一段对话中Eduardo表现出的关心与妥协,和Mark那种理所当然的强势,都暗示出了这段友情存在的问题。


  “Are you alright?”【表达关心】


  “I need you.”【只想着facemash,一句误会】


  “I’m here for you.”【表达对失恋友人的支持】


  “No,I need the algorithm you use to rank chess players.”【对友人的关切没有任何回应更遑论感谢,只一心想着手中建的网页,用的是“我需要那个你用来给棋手排名的公式”,而不是请求语句,可以看出这已经是两人间习以为常的事,Eduardo习惯了Mark这样的表现,而Mark没有注意,(再大胆点猜测)甚至从来没有被提醒应该注意。(另外我实在还是想说一下,有版字幕将这里的公式错误翻成了“我需要你那个计算石油的公式”,虽然我们马总已经这样了,但这个锅还是不背的)】


  “Are you okay?”【他不知道Mark为何突然说需要公式,于是继续关心】


  “We’re ranking girls.”【从语气可以看出Mark没觉得这有任何不对】


  “You mean other students? ”【Eduardo试图用“其他学生”暗示这有些不妥,不正面表达自己的意见,他似乎总是想让Mark自己意识到问题,不怎么说“我觉得/认为”这样开头的句子,也许是不想和Mark起冲突,但又真的觉得Mark的做法有问题。】


  “Yeah.”【是啊怎么了吗公式呢】


  “You think this is such a good idea?”【依旧不正面反对,小声质疑,Eduardo与Mark说话时声音似乎一直很轻软,而且因为放松的关系,有时会带一点口音,在其他人面前就不会(自带CP滤镜一点说,简直像是在哄小孩,有时又像在撒娇)】


  “I need the algorithm.”【陈述句,且略带不满】


  “Mark--”【最后的抗议(类似于宠孩子家长那种毫无威慑力地威吓)】


  “I need ,the algorithm.”【再次陈述句】


  然后下一个镜头,Eduardo就在玻璃窗上给Mark写公式了。


  一个大写的妥chong协ni。


  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两个人相处模式上的问题。干脆联系整个电影发散一下。


  首先跑个题,这俩不是一个年级更不是一个学院,没有共同爱好,家庭环境上还有不小的差异,究竟是怎么成为朋友的?公共课?派对?不管怎样,我想那一定是两条平行线交汇般的宿命の相遇【够,很难想象这样的两个人会成为好朋友,Eduardo对Mark的顺从和依赖是无法忽视的,而Mark对待Eduardo也足够与众不同,这点后面一点点讲。


  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Eduardo早就看到了Mark的才华并十分欣赏他,不然他不会这么喜欢他,甚至对他有一种保护欲和责任感。Eduardo太温柔,他在对待Mark的问题太感性了,这就是Eduardo对Mark一直妥协的原因,他认为Mark是需要被保护的,即使到了Facebook十分成功的时候,他还是对律师说“Mark对金钱毫无概念,需要被保护起来”。


   这就是为什么每当Eduardo有疑问或者反对的时候,最终Mark总会用陈述句营造出一种讨论结束的氛围,Eduardo往往就会妥协。他并不是改变了自己的观点觉得Mark做得对,也不是改变了自己的原则去迎合Mark,而完全是一种感情上的迁就,在Eduardo心里,我觉得可能全是“啊真拿你没办法那就按你说的做吧”这种宠溺感满满男友力爆棚的台词。


  然而这些温柔和妥协,并不是建立在完全理解和充分沟通的基础上的。


  我不是说Eduardo不了解Mark,他非常了解Mark,不然他在听证会上那番对Mark不需要在facemash后挽回任何事的言论不会引得Mark频频点头。


  但关键在于,Eduardo将Mark的那些“不通世事”的“理所当然”,统统归为了天才的傲慢,像是不谙世事的艺术家,他眼中的Mark是无害的(讲真说不定Eduardo眼里的Mark傲娇得萌萌哒),而他自己出于责任感和保护欲,将自己放在了“保护人”的角色,他非常主动的认为自己应当担负起这个职责。除了对Mark非常信任这个原因,最主要的就是他没有看到Mark的强势和野心。


  而Mark虽然十分自我中心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无法理解别人的情绪,很多时候他只是没有注意到,他就是陷进自己的思路里,他的注意力几乎都在编程和自己身上。所以要说Mark不知道Eduardo对他的温柔和妥协,这是不可能的,他每次都用陈述句结束两个人的争执,“我要,那个公式”“我明晚十点在计算机科学实验室面试实习生,参与进来吧哥们,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”,不是说他不知道怎么去说服Eduardo,而是在Eduardo的长期妥协下,他心里清楚Eduardo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做,所以他根本就不去想怎么和Eduardo好好交流了,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,因为在Eduardo的纵容下,一切都是按着他的意愿进行的。唯一一次用心是加州雨夜,然而那时Eduardo因为Sean一直钻牛角尖已经暴怒到不想听了。可以说是Eduardo一直去迁就保护Mark的行为,助长了Mark这种行为模式【所以说Eduardo啊,自己惯坏的朋友……】。Mark与Eduardo这种相处,前期不涉及利益时,是Mark性格使然,后期涉及利益之后,Mark要求的这种顺从,不是因为觉得Eduardo是可以随他指使的附庸,我坚持认为他是视Eduardo为对等的,但他是一个极端自负的人,在他眼里,他自己是绝对正确的,所以不想Eduardo走错路,偏偏Eduardo被Sean刺激得一心不要风投要广告,所以Mark说Eduardo掉队了,要他跟上来,然而长期的交流不畅已经积累成了巨大的矛盾,即使没有Facebook也会爆发,有了Facebook就直接上了头条。


  与Eduardo主动承担“保护人”角色相对来说,Mark对“被保护人”角色是排斥的,他不是不知道Eduardo对他的好,他知道,但他无法抑制得觉得烦躁——一个强势又有野心的人,长期当做需要保护的弱者来对待,像是凭空有了一个控制欲爆棚的“家长”,这个“家长”十分关心你,对你十分温柔,但就是爱干涉你的决定,好像你是什么无法自理的小孩子,那么矛盾的产生简直是必然的事。


  这种控制欲的对抗简直是这两个人的日常,Eduardo想要纠正Mark那些不合社会规范的行为→Mark完全按照自我意志行动→Eduardo妥协→因为妥协而感到不安,想要Mark更多的注意力→为Mark提供更多帮助,同时更加干涉Mark的事务→Mark感到烦躁,但因为Eduardo是好朋友所以忍耐,遇到新事件,循环开始,直到两个人都被推到了极限。


 


  跑题了,我们回到时间线。facemash被Mark建起来了,后来的校报报道更是佐证了一个事实,Mark是天才,而不仅仅是“自认为天才”。


  从表情就可以看出Eduardo对Mark建立这个网站仍不甚赞同,但依然会关心“你打算发给谁?”这种问题,这里可以看出这两人的朋友圈是有交集的,或者说至少Eduardo熟悉Mark寝室之外的朋友圈,这足以证明两个人不是普通朋友关系了,是货真价实的好朋友。Eduardo看着频幕上不断刷出的绿色字符,能说出“这流量真是太多了”,也多少说明Mark是跟他讲解过一些编程常识的。


  那些“we”和“our”我们放在后面一起讲,这里facemash导致哈佛网络崩溃前后,就是他俩的典型相处模式,劝Mark在出麻烦前关闭网站的提议根本就不被Mark考虑,网站崩溃后,Eduardo第一时间掌管局面,让Dustin和Chris查看是否每台电脑网站都瘫痪了,并且在用词中完全将自己算进了闯祸的一份子里去,在Mark还在骄傲战绩的时候,就一脸忧心忡忡了。


  作为观众,我完全能够理解为何Eduardo将自己置于“保护人”的位置,他会担忧做一件事的后果,而其他三个或多或少都不care,最无视规则的就是Mark,而Eduardo最关心的就是Mark。


  接着我们看到了第一次插入的听证会镜头,Mark又被戳中了自尊心开始指责Erica的证词说谎,唔,我们并不知道Erica有没有说谎,我是倾向于Erica是没有说谎的,但Mark可能根本记不清自己说过什么了,他当时人在现场都没有集中注意力听Erica讲话,指望他三四年后仍将对话记得清清楚楚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。反驳完全是因为嘴炮战斗本能和内心的焦虑烦躁……点击数什么的就是秀一下成就,跳过。


 


  哈佛行政委员会的听证会完美展示了Mark他的优越感扫射是一视同仁的,不会因为对方是权威而改变态度,他毫不遮掩自己的傲慢态度,因为他的确不是在故作姿态,而是真的太过自负,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因为阶级或者权势差异对人另眼相待。【所以他和Eduardo做朋友的原因也绝不可能是因为Eduardo的家庭,而是真的认可Eduardo】


  在大楼外等待的Eduardo真是让人心里一软,尤其是“为什么我放手让你去做了”,似乎他潜意识里完全是将自己与Mark连在一起的。


 


  而拿着那张骂人的纸条的Mark显得有些可怜,尤其离开教室前答题那儿还有点小帅气。脸色苍白的Mark就这么被Winklevoss双胞胎拦住了。


  先回忆一下,Mark被骂是由于facemash,而他为什么建立facemash?因为被女朋友甩了,女朋友和他谈话时提到过什么刺伤了Mark的自尊心?赛艇队员。


  那么我们就可以做一下阅读理解了。


  MARK:找我有什么事?我冒犯到你们的女朋友了吗?  


  CAMERON:不,你没有——(to TYLER)事实上,我不知道。


  TYLER(to CAMERON):我们没有问过。


  CAMERON:(to TYLER)我们应该问问的。不是关于这个,我们有个想法想和你聊聊,有时间吗?


  【Mark花时间陪女友约会还是被甩了,这两个一看就是高富帅的家伙一点都不关心他们女友,而他们女友并没有甩了他们。我个人感觉,Mark这里已经开始不爽了,但没有什么理由正当化自己的嫉妒和不爽,于是他问】


  Mark:你们看起来好像经常去健身房。


  CAMERON:我们必须。


  MARK:为什么?   


  TYLER:我们是赛艇队的。


  MARK(pause--then smiles a little):那我应该有时间了。


  CAMERON:太棒了。.


  【哦,你们是赛艇队的,那如果发生了什么,就是你们自找的了】


  Mark这时已经起了点小坏心,但没有想玩很大,毕竟无缘无故的。


  我想被邀请进单车室,当时Mark是没有非常不爽的,他真正被戳到的地方,是Winklevoss双胞胎那个搭档蒂维雅对自己说话的用词和语气,“你的facemash让我们印象深刻”“我们查了下你的资料”“为我们做这个网站能帮你恢复形象”,简直分分钟戳爆马总敏感的小自尊,同时他脑内的多线程处理器已经想到了更好的点子——Facebook,所以那句学自Erica的“Wow.You would do that for me?”之后,Mark说什么都不用去在意,Erica在那句之后提出了分手,Mark在这句之后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耍三人组玩,至于是不是为了Facebook争取时间,这个见仁见智了,就算Mark不耍他们玩不答应,他们未必找得到Mark这样的程序员完成自己的网站。


  说实话,这之后Winklevoss双胞胎的戏份我就不怎么在意。Winklevoss在处理Mark的事情上,展现了旧资本的因循守旧和迟钝僵化。像是父亲的法律顾问、父亲同事帮忙安排的校长见面(我并不赞同校长先生的态度),还有指望通过哈佛学生手册阻止Mark的行为,怎么说呢,我怀疑Mark有没有打开过他的那本哈佛学生手册。从他们的立场上,自然认为自己是受害者,而Mark,如果他不是起了坏心故意耍三人组,他最后未必需要出那个封口费,只能说no zuo no die。有意思的是Winklevoss中的Cameron,他对待Mark的态度更友好,他愿意相信Mark不是故意的,因为他是双胞胎中更傻白甜的那个,并且坚持自己的绅士风度,往坏的方面说,就是古板,他拖延掉了对三人组最有利的时机,没有趁Facebook与哈佛牵线网差异不大时申请禁止令。然而就我个人来说,Facebook与哈佛牵线网的差异从一开始就存在,而且是核心差异,牵线网是为了给哈佛男生约会提供便利,而Mark想的是整个校园的社交网络,哈佛牵线网注定不可能获得Facebook的成功。卷西说Mark对三人组的愤怒,是作为一个创造者面对想要抢走他的造物的愤怒,像是对着孩子质疑孩子的母亲是否是生母。这一点说得太棒了。


  这里插入提一下三个律师,Mark的律师比较活泼,甚至还和蒂维雅聊了句天,但该问的毫不手软,Eduardo的律师将Mark塑造成了一个处心积虑背叛友情的形象,Mark的律师也打出了Mark依旧为Eduardo辩护的感情牌【而两位当事人事先知情吗?我们不知道】。Eduardo的律师从言语和肢体语言上都可以看出对Eduardo的维护,她对Mark的态度带有对背叛者的厌恶,不难看出Mark在likability方面真是完败。双胞胎的律师总是一脸奸猾算计,和旧资本的形象很合。而Mark律师的那个女助理,她有些像代表观众的代言人。


  


  然后,我们来重温加勒比海之夜。


  就算一个没参加过任何派对的人,扫几眼都能知道这简直是世界上最不酷的派对,而在见识过坡斯廉的傲慢后,Mark简直想立刻逃离这个地方,唯恐沾上什么不酷的病菌。


  而此时,Eduardo告诉他,他收到了凤凰俱乐部的邀请。这里我们可以看到Eduardo有多照顾Mark的情绪,当Eduardo认为Mark因为听到这个消息可能正不开心,他的眼神过于小心观察Mark表情,并故意说“大概只是因为考虑到文化多样性”来贬低自己的成就,接着立即换了话题。客观的说,Mark此时感情可能很复杂,首先,他不可能不嫉妒Eduardo,所以他没说出任何恭喜的话,而且后面讲述自己这个点子时使用“收到邀请”“终极俱乐部”来说明;同时他也明白了不是说自己够厉害就可以无视一切规则的,这一整天,现实给他上了一课,Eduardo能进入凤凰俱乐部、Winklevoss三人组对他的傲慢,在他看来,并不是因为他们比自己厉害,而是因为他们背后的东西;但是我觉得,他此刻的大部分注意力,可能还是在Facebook未成形的点子上。


  瀑布和主题不搭什么的,他的确可能是介意那个,但就是一个说法,意思是这地方我待不下去,我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把那么酷的点子告诉你呢?而温度对于Mark是没有意义的,他也想不到Eduardo会冷,Mark如果那么有生活感,他就不是Mark了,他想离开这里,那他就一定要离开这里。


  此处Eduardo那笑容简直男友力满满,我觉得这里就可以看出Eduardo眼里的Mark,和我们一般人眼里的Mark是不一样的。他那个笑容,就是觉得Mark这种理由很好玩,有种“果然是Mark啊”的意思。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就像主人是养了一只任性的猫,他很宠这只猫,愿意跳舞来逗它,愿意陪它玩耍,这猫非要出去玩雪,主人稍微反对了那么一下下,就笑着跟着猫出去了,根本不记得自己就穿了件短袖。


  冰天雪地的路灯下,Mark向冻得发抖的Eduardo激动地描述了一个梦想的雏形,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将当下的所有想法对Eduardo一一解释,他根本没有闲暇去看Eduardo,所以注意不到Eduardo有多冷。


  花絮里加菲和卷西谈到路灯对话这个地方,加菲说我就想表现出Eduardo他做出了关心的姿态,而没有真的认真去听。我觉得加菲简直太棒了。对Eduardo来说,做一个关心Mark的朋友,比弄懂那个点子更重要。Eduardo当时很冷,而且他在这方面的确不是专家,他可能觉得这个点子是很棒,但他绝对没有Mark想得那么远,当然此时的Mark也没有想得非常长远。他迁就Mark,冻着听Mark长篇大论,但当Mark提出网站需要启动资金的时候,Eduardo的表情就有了几分考量的意思,仅凭Mark的说明和一个空头CFO职位就要人掏钱,对一个商人来说,这实在是太冒险的举动。然而Eduardo同意了。他真的是一个好朋友,他没有去考虑这个网站可能根本到不了需要商业运作的地步,也没有顾虑如果本金收不回来要怎么办,他就是支持了Mark。


  在对待Mark的问题上,Eduardo习惯了不用商人思维去思考,而拿出了自己感性的一面。在Eduardo对Mark注意力的追求这一方面,他也许将这个网站看做了自己与Mark的联系,从头到尾都没有将它作为一个完全商业意义上的投资品看待。


  而Mark为什么会去邀请Eduardo,而不是其他什么人,也是因为Eduardo是他认定的好朋友,他自己说了“因为他才是我想合作的人”。我上面说过,Mark式的亲近就是:我成功了,那么作为自己人,你可以连带享受我成功带来的便利,所以在我拼命想要成功的时候,你应该支持我,至少别打扰我。而Eduardo对Mark来说是不同于其他人的,于是他直接邀请了Eduardo与他一起成功,Facebook建立时版头的两个名字可以看出,他甚至愿意与Eduardo分享荣誉。这也是为何Mark在问Eduardo要钱时总是有些不自在,他在说出需要资金的话时一定是看向别处的,不会与Eduardo对视,甚至企图一笔带过,减少自己的尴尬,因为他不适应Eduardo作为投资者天然高他一头的地位,而同时又有些理直气壮,因为他觉得这是Eduardo的投资,作为回报他会让Eduardo站在Facebook的团队里,跟他一起成功。我想可能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在Eduardo长期的妥协下,Mark认为Eduardo不会影响他,不会干扰他对于网站的任何决定。


  这里插入说一下那些“we/us/our”,其实不管Facebook有没有出现,这两个人都是习惯于说“我们”的。Eduardo比Mark说的多,应为他自认是Mark的保护人,Mark惹麻烦的时候,他会自觉地将自己算进去,比如说“我们是不是该在有麻烦之前把这个网站给关了”“除非是巧合,我认为(哈佛网络崩溃)是我们造成的”。而其实Mark也是一样,在Mark邀请Eduardo加入Facebook的时候,他用的是“就像是终极俱乐部,只不过我们才是主席”,更明显是那句“如果我们把网址传给我们的朋友,它只能在书呆子间流传”,而想想也知道,Eduardo的朋友不会全是宅男的,他又不是Mark,他们的友情很有些不分你我的意思。而在Facebook上线后,除了因为禁止令争吵的那晚,Mark被Eduardo逼问的态度弄得有些烦躁,故意强调这信是寄给“我”的,其他时候、直到他发现Eduardo冻结了账户之前,他在Facebook的态度上一直是要Eduardo和他一起的,在向Sean述说Facebook使用的战略、对Eduardo说加州是我们该去的地方,他也都说的是“我们”,而且在15万会员时和Eduardo互道恭喜,甚至在Eduardo一直钻牛角尖的时候,加州雨夜他也一直在说我需要你来加州,不然你会掉队。


 


  回到时间线。


  谈话结束,Mark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,这时他回想起了Eduardo的那多样性的自贬,于是他说“也许他们是为了文化多样性邀请你的。但那又怎么样?”,这句话被Eduardo的律师作了一番文章,除了那个嫉妒的解释,我觉得这可能是一句在嫉妒后说出的刻薄恭喜,至少你收到邀请了,和后来那句“不错啊,这够你自豪了,最后没进去也无所谓”是一个意思。当然,任何一个正常人听到这种话都不会开心的,Eduardo自然也不会。


  接下来,忽略三人组,我们可以看到Mark在不停地编程编程编程,Eduardo在参与凤凰俱乐部的入会测验。关于入会测验,Eduardo不一定觉得这些把戏不愚蠢,但他会按照规则玩,不是因为他死板,而是这才是不偏执的聪明人会选择的方式。


  Eduardo是重视Mark甚过网站的,我之前说过,他可能将网站看作是他与Mark间的联系,他希望Mark给自己更多的注意力。Eduardo收到凤凰俱乐部的通知,就立刻来找Mark分享好消息,衣服都没换,就套了个背心外套。但此时Mark已经全身心投入Facebook的搭建,其他的任何事都是浮云,也就是说,Mark给Eduardo的注意力,反而少了。Eduardo开门离开前,还一直回头看,他感觉到了这一点,这让他不安。这是两人关系紧张起来的开始。


  Mark迟到了二十多分钟,在寝室门口的留言板上,我们再一次看到了asshole这个熟悉的词汇,这是Eduardo写的,而为什么留了言还在门口等,嗯。接着Eduardo第一次看到了Facebook的页面,他很惊喜,觉得这个网站是真的很棒,开始对网站有了些期待,所以他说“你不知道这对我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”,但可能仍然没有预想到Facebook能风靡哈佛,所以他犹豫要不要发这个邮件。然而尽管他有所顾虑,在Mark使用陈述句后,Eduardo仍然把凤凰俱乐部会员的邮箱地址给了Mark。


  又一个大写的妥chong协ni。


  下一个Eduardo看着Mark侧脸傻乐的镜头简直击中CP狗的心脏,而且明显觉得无聊但还是陪着听讲座,嗯。Mark开始有了崇拜者,这说明了Facebook的火爆程度,而Eduardo在开心之余,找回了自己的商业头脑,作为一个“保护人”,既然Mark是想不到这些事情的,那自己必须负起责任来,这又产生了他们在Facebook上的分歧。


  至于拿啤酒那个,Eduardo是背对着Mark的,Mark根本不知道他拿了两瓶,Eduardo也没说什么,看着Mark拿了啤酒,还给Mark扔开瓶器,感觉没什么好说的。带着滤镜看,我觉得一个Mark没发现Eduardo就不主动说“嗨我已经替你拿了一瓶”,但他一直拿在手上像是希望Mark发现,另一个就是扔开瓶器,这个可能是Mark和Eduardo之间的习惯,Mark后来给Sean和女孩扔啤酒就是出于习惯性的,他觉得对方接得住。


  然而这个讨论被勒令停止通知函打断了。


  当Eduardo怒而追问Mark关于通知函的问题时,Mark那些似乎是不理解Eduardo情绪的打岔和反问,“那些女孩的名字是?”“我们什么?”,Eduardo的回应是“这种时候不准糊弄我!”,很显然,Eduardo了解Mark的一贯作风,他是在逃避问题,他不想面对,或者说他并不想被Eduardo干涉,因为他需要Eduardo作为CFO,而不是插手Facebook的任何事,何况这事Mark自己根本不认为是什么大问题。但Eduardo这次并没有妥协,他一直推着Mark直到Mark正视他的问题。


  这是Eduardo第一次这么强势,一方面,是他对“不通俗务”的Mark的保护欲作祟,他是对的,Mark对这件事情的不够重视最终导致了他付出了巨额封口费,另一方面,Eduardo通过Mark的那些“我”,察觉了Mark对他的负面情绪,于是他说“如果发生了问题,如果有任何问题,你都可以告诉我,我是那个想帮忙的人,这是我们的事。现在,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?”,这也说明Eduardo的不安加重了,因为这么严重的问题Mark都不告诉他,可想而知Mark给他的注意力是逐渐减少的。我想这可以其实算是他第一次开口要求Mark的注意力。


  Mark回答了“No”,虽然此时的确是没有其他问题了,我想这里可能也暗示了Mark不喜欢Eduardo越界干涉自己,你是CFO,做CFO该做的事就行了,现在的Facebook并不需要你做什么事,那就别老管着我!就像紧接着的听证会里一样,他会因为下雨而流露情绪,说明他不是不在乎Eduardo,但和他对律师的回答一样,“Mr.Zuckerberg,do I have your full  attention?”“No.”当时的他分给Eduardo的注意力越来越少。


  


  在洗手间获得生理愉悦后,Mark看到了Erica。我想Mark的本意是去(先显摆一番再)道歉,然而Erica并没有像洗手间那个女孩一样因为Facebook而拜倒在他的夹角拖下,Erica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个网站。其实这与Facebook有多成功无关,Erica只是再也不会向他妥协了,她甚至不愿意给他解释的机会。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,也许会诚心诚意的再三道歉,或者好好反省一番,但Mark的反应是——“我们必须扩展版图了”。


  是Eduardo提出了是时候让Facebook在帕拉奥图亮相,证明他在商业运作上是懂行的,除了坚持要广告,他做的决定都很明智,而根据花絮,Eduardo第一次提广告也只是提出一个思路,是希望Mark开始思考Facebook盈利的事。也就是说,在Sean出现之前,Eduardo并没有失去一个商人该有的理智。


  而Sean的出场就自带了玩家气场,他对异性游刃有余,谈吐风趣,这是与Mark完全不同的地方,但他仅仅为了问Amy网站的事就撒谎说房间有蛇和第一眼就发现Facebook的商机,不难看出他与Mark也有相似的地方。其实,从他对Amy年龄的紧张,可以推断和未成年厮混这种事可能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是陷害还是被人抓住把柄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
  而春假的纽约之行,说实话我根本想不到Eduardo到底费了多少功夫才让Mark答应跟他去见广告商,也许是用和Sean见面作为利诱【结果没想到Mark被Sean叼去了】。Mark在面对广告商时的表现简直糟糕,我想这段旅行对两个人来说都是很糟糕的回忆,Mark好歹见到了Sean,Eduardo的情绪肯定是一直在变坏的,尤其是在见到Sean之后。【两点题外话:1、Eduardo那句“Mark was asleep”的语气特别特别可爱,像是跟家长告状;2、Mark纽约之行穿的两件卫衣,一件呢灰色一件奶黄色(?)都比他在学校穿的那些好看多啦,作为CP狗,我认为这两件是Eduardo给他买的,嗯。】


 


  不管是听证会还是叙事时间线,从Sean出现后,Eduardo的理智就在一点点崩坏。


  Mark对Sean的崇拜溢于言表,敏锐的Christy妹子那句“你不会是在嫉妒吧”说得一点没错,直到听证会Eduardo还在纠结Sean纠结到偏离律师的提问一直吐槽他,重点就是那句“那顿饭之后,Mark完全被他掌控了”。Sean得到了Mark的全部注意力,这是Eduardo正在渐渐失去的。Eduardo从见面前就不想要Sean参与Facebook,Sean也一定感受到了Eduardo对他的排斥,他和Eduardo的初见就可以说是刀光剑影,不论Sean在前来赴宴前有没有想过挑拨这对搭档,在这顿饭之后,他一定会挑拨这对搭档,从他后面教唆Mark替他报复曼宁汉可以看出,他和Mark一样睚眦必报。而且Sean和Eduardo一样做了功课,后面他也对Mark说了“我看过你的博客”,他对Mark的心理把握得太准确了,他展现给Mark的样子,就是Mark希望成为的样子,他很酷,轻轻松松就掌控全局,不止成功了一次,名声显赫。


  通过这一次交锋,Sean获得了Mark更进一步的崇拜,完全看清了Mark与Eduardo的分歧,可以说是占尽上风。而Eduardo被弄得分寸大乱,尤其是在Mark对Sean不断的“That’s exactly right”之后,他看到了Sean与Mark简直是同步的脑回路,所以他乱到去纠结到底有没有那么大的枪鱼,敏锐的Christy妹子再一次真相了“你不觉得你钻牛角尖了吗”。Sean脸上的笑容说明了谁是这场交锋的赢家。


  出租车里的争执,Eduardo起了话头,Christy妹子就是一脸“又来了”的表情,可以看出Eduardo到底槽Sean槽了多少次,Eduardo显然是被刚才的饭局和Mark纽约之行以来的种种表现弄得疲累不堪,连Mark难得的“低姿态”都没有让他松动态度,我觉得这是Mark整部电影里最柔软的地方了,Sean打开了野心的大门,此时的Mark被激发了一腔热血,他是真想要Eduardo和他一起,才会说这些,结果被Eduardo漠视了。


 


  虐待小鸡这事吧,特别有意思。


  Mark阻止律师那个小动作,虽然是卷西的条件反射,但既然处女座导演把这个镜头剪进电影里了,就说明这是符合Mark人物性格的,大大方方当糖收下好了呀有什么好纠结。


  而明明两个人已经决裂到对簿公堂了,Eduardo仍然不能接受是Mark告诉律师这件事的可能性,他在以为是Mark告诉律师的时候,整一个情绪激动,他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所以我觉得Eduardo对Mark的感情真的很深,到底在乎这个人到了什么地步,才会因为Sean的出现而丢了理智;才会在发现Mark背叛后暴怒砸电脑;才会在决裂后,都那么在意Mark对自己的态度;才会在听证会放下武装自己的冷漠,忍不住控诉“你竟然告诉你的律师我虐待动物”。


  Eduardo并不软弱,相反的他十分能干聪明,该反击的时候也毫不手软,但在面对Mark的时候,他柔软得像是卸去了所有铠甲,夸张一点说,几乎是任人宰割的姿态。但凡他肯防备一点,Mark都不敢将那种合同送到哈佛投资协会会长的眼皮底下。


  跑题了。


  不把双胞胎寄来的禁止令当回事的Mark,更不可能把强迫鸡同类相食这种事当回事,就算是听证会再听到这事,Mark还是觉得很好玩,他在笑。我觉得他念报道就是在逗Eduardo,这里Eduardo坐在Mark床上,也没有为此事担心的样子,可能因为Mark此时注意力在他身上,所以两个人氛围特别好,Eduardo对Mark抱怨肯定是有人陷害啦我要跟好多人解释啦,这点事以Eduardo的能力完全是轻松搞定的,我感觉他就是在撒娇,所以当Mark转移注意力去看电脑时他就不开心了,“what  is happening on that?”【=那发生了什么事,让你又不注意我了!】


  然后和谐的氛围在提到Sean后急转直下。


  我感觉这时候开始,Eduardo对Sean的敌视,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判断力,他将帕拉奥图和风投都与Sean联系起来,不管Mark说什么,他都无法接受。包括让Dustin疑惑的那句“大鱼吃小鱼难道不也是同类相食吗?枪鱼和鲑鱼?!”,他都情绪失控了,怎么能够跳出情绪看清楚呢。但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,Mark越表现出对Sean的认同,表明Sean对Mark的影响力越强,Eduardo就越觉得自己在Mark那的地位收到了威胁,就越钻牛角尖。此时他的不安已经很严重了,和Mark的关系也更为紧张。


  但他还是出现在了招实习生的实验室。


  我发现Mark蛮喜欢对Eduardo叨叨这些Eduardo根本听不懂的东西,还说的兴致勃勃【简直就像是技术宅对女朋友吹嘘自己的技术】。这里两个人相处也还是很有爱的,Eduardo看到开心的Mark也很开心,Mark说了的刻薄笑话,Eduardo看着他笑,Mark就乖乖道歉了。还有Mark站在人群中和Eduardo相视而笑,这些实习生因为加入Facebook而欣喜若狂,所以Mark对Eduardo笑得很骄傲,而Eduardo完全就是因为看到Mark很开心所以笑了。更不要提那一万八美元。


  又是一个大写的妥chong协ni。


  为什么Eduardo要给钱支持Mark去加州,即使他根本不同意这个决定。听证会上他的回答是,因为他觉得自己是搭档,是团队的一员,他觉得三个月出不了什么大问题,Mark在加州做网站,而自己可以在纽约拉广告。由此可知,他这个决定仍然是感情上的妥协,而不是真的认为Mark的决定是对的,但这次他不再是一味顺从Mark,受到威胁的他为了证明Facebook不需要Sean,坚定地认为Facebook需要广告,这个决定是两个人分道扬镳的第一步。从感情上讲,这个决定的后果就像是画面中Eduardo将信封交给Mark后,Mark立即被实习生吸引去了注意力,Eduardo越慷慨地支持Facebook的发展,Facebook发展得越好,Mark给他的注意力也就越少,何况他还不在Mark身边。


  


  Sean的出现,以单纯的巧合完全不能解释,不得不称赞这才是有经验的实战玩家【老司机】。而且Sean这张牌的冒险之处已经初现端倪,他厮混的全是踩在成年线上的大学女孩,


  Mark习惯性的做出了扔的动作,而本该在这的Eduardo不在场,Sean接住了Mark扔出的啤酒,一句“Eduardo在哪”问得意味深长。


  Sean真的不知道Eduardo在哪吗?从后面酒吧交谈,Sean拆穿Mark替Eduardo掩饰的“他在纽约实习”,点明Eduardo在纽约拉广告商的行为是无用功,证明他完全清楚Eduardo的动向,他既然有心插手,不可能不做准备,加州雨夜Sean打的那个要对方查曼宁汉的电话,更是证明了他在这一手上玩得很熟练。


  而他在酒吧的一席谈话,才是真正的厉害。他先说了那个维多利亚秘密的故事,让从来分不清别人到底是不是含沙射影的Mark感到困惑,在Mark 为怀疑他而感到抱歉的时候,又对这个粉丝说自己读了他的博客,将Mark弄得晕头转向。然后他尽情展示了自己与Mark的“共同点”,因为高中“喜欢的女生”爱上“比自己强壮的运动员”而创办了“激怒他人”的Napster,并为Mark画了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未来展望。从Sean对Mark的期望,和那句“I’m CEO,bitch”,可以看出Sean是真的对Mark期望颇多,而且他看出了Mark对Facebook的控制欲,并且从一开始就要帮Mark保住对Facebook的控制权,这是让Mark难以拒绝的。


  但此时的Mark,尽管Eduardo在一意孤行,他仍然没有要抛下Eduardo的意思。当Sean再次问道“所以Eduardo该死的在哪儿?”的时候,Mark还是借口说“他在纽约”,但Sean不以为然地戳穿“去讨好广告商高管了吗?”,Mark仍然掩饰地说“他是去实习了”“去实习了”Sean和他一起说出了后半句,让Mark明白自己的掩饰没有起到任何效果。Sean一副不赞同的样子,在点出Mark与Eduardo的分歧后,继续为Mark的野心浇油添火,最后用“两个大陆”引爆了Mark的野心,成功将自己挤入了这个团队。


  同时,从这一段,我们就能看出Mark与Sean的不同之处。首先,关于那个不一定存在的高中女孩,即使她存在,也不过是Sean口中的谈资,在Mark询问他有没有再想起过她的时候,Sean一脸的无语。而Mark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?我想,这大概点出了两个人在责任感方面的不同,Sean的确玲珑潇洒,但他不负责任,对自己建立的网站都不执着,他是真真正正的玩家,而Mark不同,他感情虽不多,更是吝啬注意力,但他一旦将什么放在心上,就会很偏执,不论是前期对终极俱乐部,还是后期对Facebook。其次,Sean由于自身经历对于风投资本家有种仇视,甚至后面鼓动Mark替他去向曼宁汉复仇,而Mark本身,他只是一心想要Facebook在自己的掌控下发展,他并没有Sean的那些仇恨,所以最后Sean的神坛坍塌时,他会对着那张名片表情复杂,那句话属于Sean,并不是他自己的表达。


 


  终于到了加州雨夜。


  Sean的另一危险之处也被抽大ma的姑娘们展现出来,至此,Eduardo的担心已经被证明了一大半。而Mark完全不清楚吗?有可能,因为他一直在每天每夜的编程,就算知道了,此时的他比来加州前更明白Facebook需要Sean这样有经验的玩家,他不会放弃Sean。


  这一次,Sean不遗余力地刺激Eduardo。从开门就以主人的姿态,在Eduardo出钱租的房子里,替Mark向Eduardo解释没去接机的原因,向Dustin发号施令,对浑身淋得湿透的Eduardo大加嘲讽,最重要的是,Sean俨然已经成为了Facebook的一员,这是Eduardo不能忍受的事。


  Mark见到Eduardo是开心的,即使他忘了接机这回事。但他很快意识到了Eduardo的不高兴,于是他试图用自己在Facebook上的进展来打动Eduardo,可这没有任何效果。Sean抢了自己的职能这件事完全激怒了Eduardo。


  Eduardo长久以来单方面付出失衡积累的伤心失望,和彻底被Sean推到极限的不安,第二次以情绪失控的姿态展现在Mark面前。


  Mark警告了Sean的挑衅行为。【在我看来,商业上Sean的确是插足了这一对好友,感情上,Mark从来没有让Sean动摇自己,这之后对Eduardo也是挽留的,用的是“我需要你”“别告诉他”,说明Mark明白Sean对Eduardo的排斥,Sean这种排斥不是感情上的,是他对于Eduardo判断失误和能力的不满,但Mark依然对Eduardo说自己需要他。最终是Eduardo冻结账户的行为,招致了来自Mark的报复,他们之间的事,从来只是他们之间的事。让Eduardo出局的不是Sean,是他们之间长期没有建立健康沟通渠道的畸形关系,是他对Mark的盲目信任与放纵。】


  想要弥补表达下关心的Mark出口就说错了话,但这更使Eduardo认为Mark不够关注自己的付出。


有意思的是之后Eduardo关于Christy的抱怨,“我的意思是她真的疯了,她嫉妒得发狂,完全失去了理智,而我被她吓坏了。”之后,嫉妒Sean且十分伤心的Eduardo完全听不进Mark的解释与挽留邀请,在整场谈话中毫无理智可言,而Mark那句“left behind”可以说彻底带走了他的理性。


  敏锐的Christy妹子其实给了Eduardo一个警告,“你认为我是傻子吗?你想让我相信Facebook的CFO不知道如何更改自己的感情状态?”,Eduardo应该察觉到了什么,但他已经走错了最关键的一步。


  就像认为Eduardo不够重视自己的Christy点燃了Eduardo的求和礼物【Christy想要丝质围巾吗?不想;Mark想要广告吗?不想】,这个哈佛投资协会主席,经济系的高材生,冻结了Facebook的账户。这是Eduardo最不该做的事。Mark没有计较Eduardo之前的一意孤行要广告的错误决策,没有被Sean的分化手段动摇,仍然对Eduardo说出了“我想要你,我需要你来加州”,是因为Eduardo才是他想要搭档的人,何况Eduardo的一意孤行并没有伤害Facebook。然而Eduardo冻结账户这个行为,是将Mark没日没夜辛苦编程的心血置于危地,几乎毁掉了这个完美实现Mark人生目标的网站,而Mark对自己目标的追求有多偏执,看到这里的都明白。


  即使Mark在Sean的运作下及时得到了风投,Eduardo的举动没有真正伤害到Facebook,但这种发疯般的举动,无疑让Mark气急败坏,并给了Mark巨大的惊吓,在Mark眼里,Eduardo无异于在他背后捅了一刀,是Eduardo对他的背叛,Eduardo从一个有能力的合伙人兼朋友,变成了一个不定时炸弹,而最让Mark心惊的,是这个炸弹拥有Facebook30%的股份,就像一个拥有你家钥匙的情绪失控到纵火的女友,你会怎么做?你当然会选择分手。


  电话中的Mark与Eduardo其实向对方展现了最真实也最负面的情绪,Mark对过往无名小卒生活的痛恨,对成功的偏执,还有感情上的漠视【即他对Eduardo的失控展现出的惊讶,说明他根本没意识到Eduardo的失控并不是突发的,是随着他的忽视逐渐加深的】。而Eduardo对Mark注意力的追求完全超过了Facebook事务,他严重被Sean影响到的理智,让他不能看清Facebook与Mark的迅速成长与转变。


  Mark在Facebook的发展上做的决定都十分正确,但他从来没有好好整理过自己与Eduardo的友情;Eduardo明明有看清Facebook的能力,却因为太过看重这段友情,结果连带着连Facebook都没有理清。


  “We did it.”到此为止,我们成功了。之后呢?


  接下来,我们看到了成功给Mark带来的改变。此时,他之前因为还未取得与自负匹配的巨大成功而产生的焦虑与自卑,已经被Facebook的成功缓和了,他比任何时候都要自信,甚至带着些突然成功后的飘飘然。同时也就是说,如果说之前他的注意力九分给了Facebook和他自己,一分给了Eduardo,现在,他已经不需要那么精神紧张地注意Facebook了,而且此时他需要处理Eduardo这个“问题”,所以这次欺骗,非常讽刺的,是Mark给了Eduardo最多注意力的时候。


  有意思的是,之后Sean让Mark替他报复曼宁汉,这里也是Sean对Mark影响力的巅峰。


  Mark意识到了Eduardo对自己有多信任和在乎,否则,他不敢将那种合同,送到Eduardo的眼睛底下。


  Eduardo以为火已经被扑灭了,危机解除了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。所以他带着一贯的“保护人”姿态去了Facebook,他毫不设防地将自己送进了包围圈,不知道自己想护在身后的人策划了这一切。更棒的是,Sean只有6.81%的股份,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呢?


  【I was your only friend.You had one friend.】无需多言,我们都能感受到Eduardo的伤心与被背叛的愤怒。


  之后的那场对话,Mark全程视线紧跟Eduardo,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。我们甚至能够感觉到Mark的兴奋,有点像那种叛逆期的小孩,欺骗父母时那种带着恶意的兴奋感,但和叛逆期小孩同样,他没有去思考这么做的后果,他的确想让Eduardo离开公司核心,但他没有想到Eduardo会那么大反应,这也是他邀请Eduardo参加百万会员派对的原因,他真的以为在发现自己的股份被稀释到0.03%之后,作为Facebook的一员,仍然会因为Facebook的成功感到开心。


  而Eduardo则提到了柯克兰窗户上的公式,我想这是一张感情牌,但Mark没感受到,也可能是觉得,我都记得,但我们一码归一码,你仍然是我的朋友,但我不想给你左右Facebook的权利了。


  这也是为什么Eduardo的最终爆发,Mark看上去居然那么惊讶。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就像是小朋友打架,你打了我?那我要打回去!等等你怎么跑去告老师了?你明明也打我了啊?什么你要和我绝交?多么自我中心的asshole啊。


  正常的将合伙人排挤出核心的举动,都不会是0.03%这个数字,这是来自Mark的,对Eduardo冻结账户的报复。我并不认为这整一个陷阱与Sean有什么关系,也许他提供了思路或者辅助,但根本上,这是Mark做的事。


  同样的,Sean见缝插针的嘲讽的确是让事情看上去更糟,但就像他在Eduardo作势的拳头下退缩,从头到尾,他不过是借势者,就连嘲讽Eduardo还要不停地察看Mark的脸色,他所仰仗的,是他对网络时代的前瞻性见解,以及即将失去的Mark对他的崇拜。


  Eduardo为什么会去砸电脑,而不是揍Mark,除了他本身是一个温柔的人,并不会跟人动手,他连Sean都没有揍更不会去揍Mark。也可能,他下意识选择了去摧毁这个一直夺去Mark注意力的物体,内心活动可能是:你还在看电脑?(砸)现在呢?!看到我了吗?!


  整场对质,Mark强词夺理的言辞难掩自己的慌乱,而Eduardo的伤心与混乱一目了然,想想也知道鸡、凤凰俱乐部与这有何关系呢,如果不是混乱到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那就是被背叛后的Eduardo开始怀疑一切,他的情绪整一个崩盘了。【不论他的言语有多愤怒,他的眼睛像是要哭了。】


  但Eduardo很快坚强了起来,抛开以往在面对Mark时那些感情用事后,他做出了此时最符合自己利益最正确的选择,起诉Mark。


  “I’m not coming back for 30 percent,I’m coming back for  everything!”话是放得很狠,但其实除了股份,其他还有什么呢?付出的感情,是再也要不回来了。


  我们不难看到Sean的人格魅力,他用一句话就带回了轻松的氛围,而我们也看出Mark与Sean的相处模式,也从“别告诉他我说了这些”,转变成了boss与属下的相处模式,Mark不再让Sean影响自己,不再将Sean供在神坛,他不满Sean对Eduardo的讽刺挖苦,这是Mark抗拒Sean开始。


  Sean在派对上自顾自说的那些未来网络对生活的改变趋势,都是对的,他的确也是一个天才,但很快,Eduardo曾经的担心全都应验了。而Sean在电话中将自己的疑神疑鬼展现得淋漓尽致,他敢做不敢当推脱责任胡乱攀咬,让他彻底从神坛上摔了下来,他无法再说服Mark,此时的Mark已经成为了充满信心的控制大局的那个人,而Mark的自尊和清高,让他无法再容忍这样一个人曾经如此深刻得影响过自己,所以他对着那张名片表情复杂。


 


三、最后


  You’re not an asshole,Mark.You’re just  trying so hard to be.


  我不怎么同意助理小姐这句话。


  Mark混蛋的一面是由他的性格决定的,他的成功源自于他对目标的绝对专注,他在感情上的辜负、自私与背叛,也同样因为他太过专注于自己的目标而忽视了其他。他的成功——创造没有让他变成魔鬼,只是带走了他更多的注意力。难道Mark没有成功就会更重视感情吗?自大自卑到这个地步,如果没有成功,Mark根本不能承受生活中的冷遇,他会成为一个更偏执更刻薄的失败宅男,搞不好根本活不下去,更别提感情了。不如说,他在成功之后,能够有一个较为正常的心态,才有可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。


  我想这也是导演最后安排让Mark添加Erica为好友,又让卷西不要表现出什么多余感情的原因。Mark他显然不可能是想回到最初,他痛恨那种无名小卒的状态,而他对Erica也难说有多么深刻的感情。他选择去做了这一个举动,可能是一时冲动,根本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,但这表达出一种可能性,这个人终于开始将注意力分到感情这边了。


  如果说他混蛋,那么他从来都是个混蛋。


  即使是在背叛了Eduardo做出了这一切之后,即使他在乎Eduardo会在下雨时想到Eduardo而难过,在听证会上,当他感到厌烦了,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去刻薄Eduardo【“……总共是一万九千美元”“等等,我来算下对不对”】。  


  也更谈不上什么忘了初心,相反,Mark坚定地完成了最初的目标。他建立了最酷的社交网站,每天都可以尽情编程,还是如此年轻的亿万富翁。


  但他失去了最信任的朋友。


  那个名字回到了版头,那个人没有回到他身边。


  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像是两点的线,线与线交织成了社交网络,那这线就像是蛛丝,蜘蛛网是强大的,社交网络是强大的,但单个人与人之间的联系,脆弱得就像蛛丝一样,不去维护,很容易就在风雨中断得毫无痕迹。


 


  我趴在地上想了想,作为一个马总粉,最终我的观点是,我们花朵什么都好,就是眼神不太好wwwww


 



Wierdora:

法扎,萨列里专曲杀杀服你官方谱!
❌商业用途
真的只是为了法扎粉找来的谱!不知道侵不侵版权,但是手上有资源就想分享一下!
❌侵权必删

Rofix:

珂卅什的姑娘带我走向庭院中央的一个火盆,并轻轻地触碰火焰。只见火焰摇摆了几下,微微的掠过姑娘的手指,仿佛是亲切的握手。“这个星球上的火有生命?”我问。“啊,其他地方不是吗?”只见她用一种我第一次知道鱼也是生物的表情看着我。唉,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我这样的阅历,“对啊,其他地方火就是张牙舞爪的无序现象,哪会有生命。” 她笑道,“火在刚诞生的时候当然没有理性,像孩子一样胡闹,这在哪里都一样。我这个火苗已经生长了二十多年,你们那儿的火一般都存在多长时间呀?”

免费论文(OA)下载网站一览

设定控:

因为这部分挺多的,所以更新较慢,各位多关注吧。




一、搜索引擎




Open Access Library


www.oalib.com


即开放存取图书馆,致力于为学术研究者提供全面、及时、优质的免费阅读科技论文。已经存有 994,092 篇免注册,免费使用下载的英文期刊论文。




OATD


http://oatd.org/


目前索引了来自1000家学术机构的超过240万笔论文。




PQDT Open


http://pqdtopen.proquest.com/




OAIster


http://www.oclc.org/home.en.html


密歇根大学开发维护的一个优秀的开放存取搜索引擎,收集了来自536 家学术机构的590万篇文档。




DART-Europe E-theses Portal


http://www.dart-europe.eu/basic-search.php


欧洲学位论文库,现有资源547363笔,来自欧洲28个国家的563所大学,开放获取,检索浏览均可




OA图书馆


http://www.souoa.com/


搜索5000多个Open Access(开放存取)资源,绝大部分文献可免费下载全文。 




DOAJ


http://doaj.org/


DOAJ由瑞典Lund大学图书馆创建和维护,专门OA期刊文献检索系统,但不包括预印本资源。该系统收录期刊的文章都是经过同行评议或严格评审的,质量高,与期刊发行同步,且都能免费下载全文,是做研究的好帮手。




GoOA


http://gooa.las.ac.cn/external/index.jsp


开放获取论文一站式发现平台,服务对象主要为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,重点加强对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遴选,制定了规范的开放获取期刊评价原则和方法,实现开放获取期刊和论文的集成、语义检索和统计,并提供针对作者投稿的开放获取期刊推荐(主要是外文文献)。




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


http://www.las.ac.cn/


中科院的学术搜索工具,非OA,不过标注了【获取全文】的,都能跳转到原网站下载。




RePEc


 http://repec.org/


经济学论文搜索,其EconPapers(http://econpapers.repec.org/)页面有591,440 篇论文 (523,590 可下载) 、 2,123 册期刊中的1,050,528 文章 (984,639 可下载)、 和19,642 书籍 (9,214 可下载) ,还有一些其他资源或者文章,自行探索吧。




台湾eThesys


http://fedetd.mis.nsysu.edu.tw/FED-db/cgi-bin/FED-search/search_s




Ethos


http://ethos.bl.uk/Home.do




万方数据 开放存取网


http://www.paperopen.com/


资源数量:目前共收录OA期刊2345家,其中中文期刊102 家,外文期刊2243 家;论文总数为 521262篇(已经相当时间没有更新了)。




Socolar


http://www.socolar.com/


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公司认为一方面有必要对世界上重要的OA期刊和OA仓贮资源进行全面的收集和整理,另一方面也有必要支持对重要OA期刊和OA仓贮资源进行统一检索,所以启动了Socolar项目,旨在为用户提供OA资源的一站式检索服务(注册登录后会省去一些验证的麻烦,但是很多链接已经失效了)。




二、OA论文储存库




中国科技论文在线


http://www.paper.edu.cn/


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办,主要涉及数学、 物理、 天文物理与空间科学 、化学 、 地球科学、农业与生物学、生命科学、健康与医学 、 工程、能源与技术、环境科学 、力学、材料科学、计算机科学和经济学与商务管理等等,可下载全文PDF。 




PapersWeLove


http://paperswelove.org/


一个有关于计算机学术科学的论文资源库,所有的论文都是有世界各地的优秀学者提交上来了的,该站也是一个论文讨论社区,根据不同的城市来分类,旨在帮助用户找到合适的论文并参与到本地的讨论中去,可以在GitHub网站上找到源码,也可以把自己的论文提交上去。




Questia


https://www.questia.com/


在线研究和论文写作资源,包含书籍、期刊、杂志和报纸文章。内容涉及如历史, 哲学、经济学、政治科学、英语和文学、人类学、 心理学和社会学。 资源总数相当巨大,来自信誉良好的商业和学术出版社的超过78000册在线书籍,900万多份杂志和报纸文章。




arXiv


http://arxiv.org/


一个收集物理学、数学、计算机科学与生物学论文预印本的网站。至2015年3月为止,arXiv.org已收集了超过1,025,646 篇预印本,并以约略每月五千篇的速率增加。




ScienceDirect


http://www.sciencedirect.com/


ScienceDirect是世界上科学研究出版的最大在线收藏。出版商是荷兰的爱思唯尔公司,包含了大约一千一百万篇文章、2500种期刊、6000多册电子图书、参考书、手册。




PMC


http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mc/




PLOS


http://www.plos.org/publications/journals/




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 


http://www.nssd.org/


需要注册,阅读下载皆免费,深夜下载论文似乎有问题。




三、开放期刊




SCIRP


http://www.scirp.org/


开放获取期刊学术出版商。该出版社还出版学术著作和会议记录。SCIRP目前在科学,技术和医学领域有200多种开放获取期刊。书籍、论文、期刊、会议记录开放存取,免费下载。




TandfOnline


http://www.tandfonline.com/


一家理论和科学图书出版商,每年出版540多种期刊和1500多种新书,也是世界最大电子图书出版集团,电子图书出版的数量超过18000册,涵盖和各学科,为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 学者提供了丰富的资料。非OA,但有大量openaccess和freeaccess文献可供大众查询下载。




汉斯国际中文开源期刊网


http://www.hanspub.org/


 聚焦于Open Access中文期刊出版发行, 覆盖以下领域: 数学物理、生命科学、化学材料、地球环境、医药卫生、工程技术、信息通讯、人文社科、经济管理等。目前,汉斯出版社的部分期刊已被世界著名开源期刊数据库DOAJ和知网(CNKI Scholar)等数据库收录。




Ivy出版社




http://www.ivypub.org/Index.shtml


专注于国际中文期刊的出版发行,所有论文均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免费浏览、下载全文。又一个中文开源期刊网站,值得推荐,相关行业的朋友可以去看看。




这部分实在太多,各位可以移步:


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【开放获取期刊集成检索试用系统】


http://oairs.nstl.gov.cn:8080/NSTL_OAJ/


有相当清晰的分类,可检索不同类型的期刊,同样也推荐


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:http://www.nstl.gov.cn/


个人认为是非常好的文献搜索工具(需要注册),全文搜索、引文搜索功能非常强大,不过勾选过多选项后加载速度较慢,但大部分文章下载需付费。




四、其他(这部分并非官方开放下载)




全国图书馆参考咨询联盟


http://www.ucdrs.superlib.net/


注册登录后,搜索关键词,就能查找相应的论文、报纸等资源,选择邮箱接受全文,即可免费获得电子版资源(caj格式),不过要注意的是,尽量选择在平常工作时间请求全文,深夜请求的话,只能等到白天才有回复了(似乎是人工服务,耐心等待吧)。




学术猫


http://www.scimao.com/


中外论文免费在线阅读(无图),提供由百度支持的全文搜索,一直没有开放注册,想投稿论文可以先加入他们的QQ群。

【看烂片搞事情群宣】

假期闲吗?
夏天热吗?
摊在床上无所事事被妈妈嫌弃了吗?
不如和我们一起来看流星雨🙂!

暑假看几部烂片,凉凉你的身与心!
大家挑选十部左右烂片,烂的别出心裁!烂的与众不同!
选好以后人人必看 还要写影评哟!
影评没有要求,就是吐槽!吐槽!吐槽!!!
不过将来还会根据参与人数随时调整规则
感兴趣的话就加下面👇一起玩吧!
【650141516】
其实这个游戏最开始只是几个人打赌的产物,没想到不少人参与进来,既然大家一起玩了就把它玩儿的更嗨吧!
【规则】【暂定】
【7月5日】暂时封群,大家可以给管理们私信自己选定的烂电影,最好自己有资源,百度云为主,管理整理好后会有投票。
【7月6日】结束投票。
【7月7日】发布电影名单,谁的电影被选中就给管理发资源。
【7月8日】管理会发布资源包,大家就可以开始伤害自己了🙃这期间随时都可以给管理发影评,数量不限,字数不限。
【也可能会选择b站直播方式,大家一起看直播刷弹幕!】
【8月25日】大家把自己的影评发给管理。
【8月28日】管理会把整理好的影评发出来啦😘这个七夕贺礼你怕了吗!